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男子杀妻潜逃13年后不会讲家乡话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11-13 13:38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而浏阳人江鑫平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逃亡13年再次回乡时,面容沧桑,乡音已改。 2003年8月,江鑫平因和妻子吵架,争执中将妻子杀死,随后踏上逃亡之路。他躲在上海打工,不敢出门、不敢回家过年、不敢听警笛、不敢用身份
 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”而浏阳人江鑫平(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)逃亡13年再次回乡时,面容沧桑,乡音已改。
  2003年8月,江鑫平因和妻子吵架,争执中将妻子杀死,随后踏上逃亡之路。他躲在上海打工,不敢出门、不敢回家过年、不敢听警笛、不敢用身份证。13年后,他终于无法承受煎熬,选择自首,此时,他浏阳话都不会说了。
  坐上大巴开始逃亡生活
  今年上半年,他偶然得知自己逃亡最初找过的二哥,2011年因涉嫌窝藏逃犯被警方抓走,这让他不安。11月3日,江鑫平终于承受不住,决定自首。他在上海当地的派出所,把那件从不敢对人说起的事讲了出来。
  2003年8月23日之前,江鑫平只是浏阳金刚镇一个普通农民。和妻子李爱丽关系原本有些紧张,经常吵架。事发那天,4岁的女儿被摩托车撞伤,江鑫平 将女儿带到医院后,女儿说想妈妈,便拨打了李爱丽电话。但李爱丽一直未接听,江鑫平有些怒气。晚上电话终于打通,女儿睡下后,夫妻两人又争执扭打起来,盛怒之下江鑫平死死将李爱丽的脖子掐住,李爱丽挣扎几下后便断了气。
  江鑫平很害怕,他将妻子尸体抛进家旁边的一口废井。第二天,他坐上一辆大巴,开始了逃亡生活。
  “我只希望在看守所里睡个好觉。”江鑫平被押解回浏阳时,对民警说,因为常年和重庆工友待在一起,他已经忘记浏阳话怎么说了。
  他先到广州找二哥,二哥劝他离开,他又辗转来到上海。由于要隐瞒身份,江鑫平不能用身份证,只能在外捡垃圾,后来他拿着捡来的一张身份证,到工地应征做了个普通工人。
  此后,他一直跟着一个重庆工程队四处干活。在工地上打工,平时就待在宿舍。他除了工友,也没有其他朋友。江鑫平从不敢惹事,有时被老板克扣工资,他也不敢反抗。逃亡的13年,他一直窝囊地活着。
  面对警方惦记着女儿
  民警发现,江鑫平随身携带的手机已破烂到无法使用,通讯录里只有工友电话,一个亲人的号码都没有。江鑫平回到浏阳后,民警安排他和13年未见的女儿会面,两人都不知该说什么,抱在一起痛哭。
  自首时,他身上最值钱的家当是一块便宜手表,江鑫平托付民警,将手表送到女儿手中,这是他作为父亲唯一能给女儿的东西。